<thead id="iplqj"></thead>
    1. <p id="iplqj"></p>

        <acronym id="iplqj"><strong id="iplqj"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  <acronym id="iplqj"></acronym>
      1. <li id="iplqj"><option id="iplqj"><ol id="iplqj"></ol></option></li>

          <bdo id="iplqj"></bdo>

              視界千島湖

              快·準·活·美

              點擊打開
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              老北瓜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1-01 09:33:00

              余書旗

                淳安有很多地方都稱南瓜為北瓜,我總覺得奇怪,一南一北,它是怎么融合的呢?據說當時北方人以為南瓜先產于南方,后逐漸引入北方,所以叫南瓜。而南方人呢,以為南瓜是從北方引入南方的,所以叫北瓜。也有按形狀論的,說是圓的叫南瓜,長的才叫北瓜,不一而論。不過,這叫什么并不重要,祖上傳下來叫什么就叫什么唄,就如人的名字,它其實只是一個代號而已,叫得應就行。

                北瓜是一種極易栽種的植物,春風起的時候,便可培植瓜秧了。無需厚土良田,不論坡地荒野,就算是那些堆滿破磚碎瓦的廢墟,或路邊的亂石堆,只要你隨便扔幾顆成熟了的種子,保準你有收獲。當然,想要多結瓜結大瓜,那還得認真培育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北瓜的吃法多種多樣,嫩有嫩的吃法,老有老的吃法。不過嫩北瓜的烹制花樣不多,主要是切絲清炒或用做包素饅的餡什么的,也有用做燒面條的,但這些都不是最好的選擇,因為比之一般的蔬菜,嫩北瓜的口感并不令人十分滿意。相比較而言,老北瓜的吃法就多了,北瓜粥、北瓜飯,炒可當菜,蒸可當主食或零食,就是那刨下來的北瓜殼也不會浪費,加辣椒清炒咯嘣脆,可做下粥的小菜。

                以前的農村,缺糧是常有的事,所以,那些輔糧便常常被“轉正”,比如說玉米、小米、番薯、蕎麥、高粱之類的;而不屬糧食范疇之內的老北瓜,也常常披掛上陣,硬著頭皮臨時充當“排頭兵”。那時還聽到這么一個小故事,說是有對夫妻生活過得有些拮據,丈夫是個不拘小節的男人,天塌下來也不管。某一天,村祠堂里演大戲,妻子沒心情看戲,早早地上床睡覺了,丈夫則看到戲散場才回家,嘴里還嘟嘟囔囔:“村里演大戲也不去看,躺在床上有什么意思!”被吵醒的妻子本來心里就不痛快,還被丈夫數落一番,心中更加不悅,便回了一句:“你好像不是這個家里的人似的,明天早飯的米都沒有的,你不知道?還有心思看戲!”丈夫聽了,不氣也不惱,笑嘻嘻地回了一句:“你別擔心,明天的早飯我早就想好了,菜柜底下不是還有個老北瓜嗎!”可見,那時的農村人已經把老北瓜當做糧食的一部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因為從小生活在農村,這老北瓜便也沒少吃,早餐炒北瓜殼下北瓜粥,中餐炒北瓜塊下飯,這是常有的事。就連水缸里的水也是帶老北瓜味的,那時的農村沒有自來水,每家每戶都有一口大水缸。老人說,過了年以后,春氣動了,人容易患病,老北瓜可以預防很多種疾病。那時農村的科學知識沒有像現在這么普及,人們寧肯相信這是真的,何況老北瓜本來就是能吃的東西。因此,春天一到,每家每戶的水缸里便會放一塊大北瓜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北瓜雖說比一般的瓜果要容易保管,但也不能貯存太久,年一過就得趕快處理掉。因此,便有人把老北瓜切片或切絲曬干,這樣可以貯存得久一點。也有用曬干的北瓜絲拌黃豆醬曬“醬塊”的,曬干了的醬塊像大棗黑黑的,有嚼勁,還有點甜,我們喜歡當零食吃,也可以下稀飯。

                說來也怪,小時候吃了那么多的老北瓜,不但沒有吃膩,反而好像吃上癮似的,還是一直想吃。我喜歡吃老北瓜,不是想補充什么營養成分,而純粹是喜歡優質老北瓜的那種味道。任何一種食材口感的好壞都來自于其本身的品質,比如說,阿法的老北瓜品質就很好。阿法的北瓜藤栽種在大山的深處,那里有他的果園,阿法的老北瓜青一色都是長長的那種,個不大,小的像葫蘆,大的像“草鞋杵棰”(做草鞋敲打稻草用的木棰)。阿法說這種老北瓜吃味可以的,說要給我幾個,我也沒有推卻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喜歡把老北瓜切成塊蒸著吃,每天早上,我都會把一個小蒸籠裝得滿滿的,或老北瓜或番薯或甜玉米,偶而也蒸點山藥和芋頭,當然還有雞蛋。于是,第二天早上我便把阿發給我的老北瓜切了一塊蒸上了,味道果真不錯,又甜又沙,沒帶半點水漬的感覺。阿法說,南瓜種子是汾口街上買來的。我沒問是什么品種,因為我常年在杭州生活,也沒有栽種北瓜藤的條件。但老父親卻年年都在菜地的邊角處栽種幾根北瓜藤,已經91歲的他,也許是年輕時勤勞慣了,到了這把年紀也閑不住,冬瓜北瓜茄子辣椒甜玉米什么的,每個季節都種一點。我每次回到老家,父母親都會問,老北瓜要嗎?要!當然要!只要能拿得動,不嫌多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              淳安發布

              淳安發布

              視界千島湖

              視界千島湖

              在线观看免费AV网址大全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iplqj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1. <p id="iplqj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iplqj"><strong id="iplqj"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iplqj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iplqj"><option id="iplqj"><ol id="iplqj"></ol></option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<bdo id="iplqj"></bdo>